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

 

   

 

 

 

 

 

人:中国广州某公司

 

被申请人:新加坡某公司

 

 

 

 

 

 

 

 

 

   

 

19991229


     

 

 

99〕深国仲结字第110

 

 

人:广州某公司

         

 

被申请人: 新加坡某公司

 

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深圳分会(下称深圳分会)根据申请人XX与被申请人XX签订的98CLI053号购货合同中的仲裁条款和申请人向深圳分会提出的书面仲裁申请,于1999629日受理了当事人关于前述合同争议的仲裁案(受案号:SHEN R99051号)。

本案程序适用1998510日起施行的《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下称仲裁规则)。

申请人委托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下称仲裁委员会)主任指定了仲裁员黄雁明先生,被申请人选定了仲裁员周成新先生,因双方未在规定的期限内共同选定而由仲裁委员会主任指定了首席仲裁员梁仁洁女士。以上三名仲裁员于199998日组成仲裁庭审理本案。

仲裁庭审阅了申请人提交的仲裁申请书及其所附的证明材料、被申请人提交的仲裁答辩书及其证明材料,并于19991020日在深圳分会所在地开庭审理了本案。申请人的代理人和被申请人的法人代表及其代理人依时出席了审理。仲裁庭听取了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和辩论,并对本案的有关事实作了调查。庭后,在仲裁庭限定的时间内,双方均提交了书面补充材料。深圳分会秘书处及时将双方当事人所补充的材料转递给对方当事人。仲裁庭再次合议后,请深圳分会秘书处函告双方当事人将应补充而未补充的证明材料尽快向仲裁庭提供,以便及时作出裁决。双方于199911月中旬又陆续向仲裁庭补充了材料。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仲裁庭经合议于19991229日作出本裁决。

现将本案案情、仲裁庭意见和裁决分述如下。

 

一、案   

 

申请人(买方)与被申请人(卖方)于19981111日签订了一份98CLI053号购货合同,合同规定申请人向被申请人购买印度尼西亚产菠罗格原木7,000M3(允许10%增减),合同对购买该原木的规格、单价、包装、付款方式及装运时间等均作了较为详细的明确规定。现摘录合同中与争议密切相关的若干条款如下:

“12、品质条款:原木必须是新鲜砍伐的,无腐朽,无明显之扭曲,无海生钻木虫和天牛虫的侵蚀,不允许有枯节、大空洞及大爆裂,空洞直径不超过端面直径10%,深度不超过材长的10%

材积计算:直径检量:十字测量原木两端(周围)直径,然后相加除以4取其平均值。两端直径,平均值以1CM为增进单位,单位以下的尾数四舍五入。

长度检量:原木长度检量按0.2米进位,不足0.2米的尾数,0.1米以上进为0.2米,0.09米和以下者舍去不计。

计算公式:V0.7854D2ŨLŨ1/10000

              D=直径CM

              L=材长M

              V=材积M3

              1/10000……换算系数

13、检验条款:品种、品质、规格和数量以目的地中国商品检验局的检验为标准,如有不符合本合同规定,买方有权以商检证书向卖方提出索赔。

14、索赔期限:货到目的地卸货后45天内。

16、仲裁:对本合同在履行过程中所引起的一切争议,双方首先应当友好地协商解决,如不能得到解决时,应提交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按该会的仲裁规则进行仲裁,仲裁决定为最后终局,对买卖双方均有约束力。仲裁费由败诉一方负担或由仲裁机构决定。”

合同签订后,申请人依约办理了信用证付款手续;被申请人所售之原木也已至目的港。申请人及时按合同规定向中国商品检验局申请检验。广东进出口商品检验局于199932日出具的“检验证书”对该批原木的品名、品质、材积、规格、数量的检验结果的描述如下:

“经按合同规定及印度尼西亚硬质原木检量有关规定对上述到货进行检验,结果如下:

品名:到货系印度尼西亚菠罗格原木。

数量:到货共计832根(段)。其中编号537539540之原木分别被截为AB段,实际到货短少537B段(材积为8.925立方米)。

规格:到货长4米以上,直径60厘米以上,与合同规定相符。

材积:随机抽取262根原木进行检量,计得材积为2,137.810立方米,数量/规格清单相应编号之原木材积为2,239.544立方米,对比短少材积101.734立方米,短少率为4.54%

品质:不少于15%的原木存有边材腐朽、心材腐朽、爆裂(严重的裂纹达12.5米)、环裂等严重品质缺陷,这些品质缺陷为合同所不允许。

意见:上述到货材积短少系发货检量不准确所致;品质存在严重缺陷系发货时已有。”

申请人依据该“检验证书”于199938日函告被申请人,并提出以下索赔意见:

1.(1)数量短少问题。实际到货短少8.925立方米。

2)材积短少问题。抽验收报告262根原木的结果材积短少率为4.54%。按此比例计算,这批货物实际短少材积为305.413立方米。

3)品质存在严重质量问题。据统计超过计划15%的原木(即1,009.074立方米)存在心材腐朽、爆裂、环裂等严重品质缺陷问题,严重影响正常销售,需要降级、降价处理。按降价30%计算,申请人损失为302.722立方米。

以上合计,申请人损失原木617.06立方米,金额为123,412.00美元。

2.商检费人民币31,214.00元。折算为3,774.36美元。应由被申请人负责。

3.增值税人民币215.22/立方米Ũ617.06=人民币132,803.65元。这是多征的增值税,折合16,000.44美元。

综上所述,被申请人应赔偿申请人以上全部损失,金额为143,186.80美元。

被申请人于199939日传真回复申请人有关索赔之事称:“……我司不能接受贵方所提供的意见。如阁下认为货物品质及数量不符,我司愿意全批货物收回,并退回贵公司所付的货款。我司梁先生现在在香港,他会与阁下相(商)讨收回全批货物细节事。”

此后,申请人对被申请人的上述传真函没有给予回复。

由于双方当事人对该批原木的数量和质量存在重大分歧,经初步协商未能解决此争议。申请人于199964日向深圳分会提起仲裁。其仲裁请求如下:

1.裁决被申请人赔偿货物损失143,186.80美元。

2.裁决被申请人承担本案仲裁费用及由此造成的一切费用。

被申请人答辩如下:

1.检验证书未能全面反映货物状况

在收到检验证书副本后,为证实检验证书未能全面反映货物状况,被申请人即派出两名专家专程赴广东省YZ林产集团有限公司YZ木材厂(下称YZ公司)货场用一星期时间对全部现存货物,共计556根,进行了逐根检验并记录了申请人收货码单上记载的数据。不仅如此,为准确和慎重起见,被申请人派出的专家还对该556根原木逐根摄制相片现场取证。

1)关于数量:被申请人根据实地核查的证据,制作了“发票码单”与YZ货站收货牌码单对比表,将原发票码单记载的长度、直径和立方米与申请人检量的收货牌上记载的长度、直径和立方米逐号逐根加以对比。经对比发现:被申请人对该556根原木测量验核的材积为4,840.976立方米,比被申请人发票码单注明该556根原木的材积4,474.804立方米还多出(计入货款部分)366.172立方米,即多交货8.18%,此一事实证明检验证书关于短少材积8.925立方米及材积短少率为4.54%认定明显有误。

2)关于质量:被申请人认为,检验证书仅以9张相片为依据,不能证实有不少于15%的原木有品质缺陷。理由是:

①除该556根原木已多送材积366.172立方米外,被申请人在发货时就已经明显扣除了有天然缺陷部分的材积(见发票码单中第3187105…等26张码单原木扣减材积记录),被申请人已共扣除材积11.629立方米;

②根据申请人在YZ货站收牌码的记载,事实上检验证书作为依据的9张相片之缺陷部分,并未包括在已收到货款之材积内,被申请人已将缺陷部分实际扣除。

根据上述事实分析可见,被申请人已依合同履行了合同义务,被申请人既无缺损供货的故意,更无造成申请人因被申请人缺损供货而遭受损失的后果。而且,被申请人于199939日已用传真复函说明:拒绝申请人的索赔要求,并明确表示,如申请人认为货物品质和数量不符合规定,愿意收回全部货物,退回全部货款。但申请人接到此函后,再未作出任何表示或回答,并自行出售原木270余根。

被申请人请求仲裁庭裁决:

1.驳回申请人的索赔要求;

2.仲裁费用由申请人承担;

3.申请人应补偿被申请人因办理本案而支出的律师费用和其他费用。

申请人的代理人庭后又向仲裁庭补充了一份YZ公司所作的证明。该证明称马来西亚(沙巴)检尺法与印度尼西亚(十字)检尺法在检尺长及检尺径的规定上有很大的区别,两者之间的检尺结果无法作比较。而该公司于1999210日至1999212日对“PERFECT TANS”(“捷运”)轮所装运的印度尼西亚产菠罗格原木进行了进场检尺。检尺方法是按照马来西亚(沙巴)检尺法的有关规定所进行。但对仲裁庭要求补充的商检尺码单等证明材料,申请人复函作了两点说明:(1)检验该批货物检尺方法已在商检证书上注明清楚,是按照买卖双方合同的规定,即印度尼西亚检尺法(俗称“十字”检尺法)进行检测的。且印度尼西亚仅此一种检尺法,故无须再加以书面说明。(2)商检中随机抽检的262根原木的码单连同其他相关资料已归档,如需调取证据,须仲裁庭直接向该局法规处调查取证。原须向仲裁庭提供已出售原木的单证,也以会计出国公干为由,无法提供。最后申请人的代理人提出以商检地、法院地法作为准据法,选择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作为审理此案的法律。

被申请人庭后提交了一份“关于对补充证据的说明和几点意见”及附件四份。其内容为:

1.对补充证据的几点证明:

1COMMERCIAL INVOICE(商业发票)

说明:被申请人于1999130日向申请人开出正式商业发票,确认收到货款1,345,432.60美元。

2YZ公司提供的检测方法

证明显示:“本材检尺标准由中转客户定,检尺员由林业厅培训、考核,全部领有广东省木材检验证。堆场检尺,大部分按沙巴标准检尺。长度:按20CM进位,满10CM20CM,不足10CM舍去。直径:检量原木两端大小头圆围直径,大小头直径相加平均,进位以1CM进位,不足1CM四舍五入。”YZ公司的检尺方法实际上与合同第12条规定的方法并无不同,计算材积的结果也相同。被申请人认为,申请人一再强调检尺法不同并得出YZ公司的检尺法不能反映事实的推论是不能成立的。

3)印尼林业局的证明

说明:印尼林业局作为印尼木材出口的主管部门证明:经检验该批木材依印尼林木法属于A级出口品质。

4)核检报告函

说明:该核验报告函由印尼著名的木材集团PT. AGODA RIMBA IRIANC(简称:PARI)于1999420日向被申请人出具。证明显示:

①该批830根原木首先在木场经PARI检验员评级检验,装船前4个星期被申请人也派员与PARI检验员一同逐根再验,并在总货量中把因生长在热带雨林中超过一个世纪而出现某些缺陷的部分减扣。

②印尼政府林业部门检验批准文件显示该批木材为A级最佳品质。

③为证实被申请人的买家(本案申请人)关于木材品质有问题的说法不成立,1999318PARI派出2名有资格的印尼菠罗格原木检验员XX先生和XX先生专程到中国广州YZ货场共检验该批木材556根,并逐根照相,以便清楚显示原木标号和YZ码牌标明的尺码。该两检验员确认所测量材积并无短少,原有的总量已减扣了木材的缺陷,完全符合合同的规定。

2.关于适用法律

本案合同为典型的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合同虽规定解决争议的仲裁条款,但是合同当事人并未就仲裁所适用的法律作出约定。

鉴于中国和新加坡都是《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的参加国,被申请人认为本案应以该公约作为处理本案纠纷所适用的法律。

 

二、仲裁庭的意见

 

(一)关于本案应适用的法律

鉴于双方当事人在签订98CLI053号购货合同时未约定适用的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经济合同法》第五条的规定,应根据“最密切联系的原则”来确定应适用的法律。仲裁庭认为,该合同的签订地和履行地均在中国的广东省,因此,首先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同时,仲裁庭还注意到,双方当事人的所在国均为《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下称公约)的成员国,而且在合同中并未排除适用该公约,因此,本案还应适用公约的规定。

(二)本案双方争议的主要问题是所交货物的数量和质量是否符合合同的约定

申请人认为,根据合同,货到目的港后应由中国商品检验局的检验为标准,如与合同不符,买方有权以商检证书向卖方提出索赔。中国广东进出口商品检验局检验后出具的商检证书证明:材积短少、品质存在严重缺陷。因此,被申请人理应赔偿申请人所受之损失。

被申请人则认为商检证书“未能全面反映货物状况”,对商检证明内容的客观性表示异议,故在回函中声明,不能接受申请人索赔要求。

仲裁庭审阅了双方当事人所提交的全部材料和证据,庭审时对有关问题也作了重点的询问,仲裁庭认定:申请人依合同有关条款及时地将有关到岸货物向中国广东进出口商品检验局申请检验,后又及时地将该局的检验结果通知被申请人并提出索赔,申请人的这些行为本身是合理正当的,但仲裁庭也注意到:当被申请人传真复函不能接受申请人提出的索赔,同时又表示“愿意收回全批货物,退回全部货款”后,也即发现双方对该批货物的品质和数量存在严重分歧时,申请人却未正当地行使权利,致使纠纷未能及时妥善解决。对此,仲裁庭认为申请人负有责任。仲裁庭由此作出以下分析和判断:

1.当被申请人复函回绝申请人的赔偿要求并同意退货、退款时,申请人理应及时地向被申请人表明自己的意愿和态度,但申请人此后始终未再向被申请人作出任何答复。在国际贸易中“沉默”往往被认作“认可”的一种表示。按照公约第48条(2)的规定:“如果卖方要求买方表明他是否接受卖方履行义务,而买方不在一段合理时间内对此一要求作出答复,则卖方可以按其要求中所指明时间履行义务。买方不得在该段时间内采取与卖方履行义务相抵触的任何补救办法。”这里也明确指出卖方提出补救办法,买方不予答复的后果。本案申请人接受了货物,认为被申请人出售的货物部分有缺陷,申请人要求其部分赔偿损失,但被申请人认为不存在数少质缺,而且提出如认为货物不符合同规定,可以“退货”作为补救,如申请人不在一段合理时间内对此要求作出答复,被申请人就可按其要求履行义务。因此,申请人在被申请人提出不同补救措施的情况下,应及时地作出明确答复是接受还是不接受,但申请人不予答复的不作为行为,实际等于放弃了其索赔权利。

2.该批原木到达目的港后,申请人即把原木从黄埔港提走运至存放地,YZ公司在接受存放时也要进行一次进场检尺。但不知出于何种考虑,申请人没有要求该公司按合同规定的“十字”检尺法而是按另一种“沙巴”检尺法进行检尺。根据YZ公司出具的一份证明讲到:“我厂于1999210号至1999212号对‘PERFECT TANS’(捷轮)轮所装运的印度尼西亚产菠罗格原木进行进场检尺。检尺方法是按照马来西亚(沙巴)检尺法的有关规定所进行。”同时在另一份证明中又说:“木材检尺标准由中转客户定”。这里讲的中转客户显然是存放木材的申请人。由此可见,如果申请人为了及时掌握原木的数量、品质,应该要求该公司按合同规定的“十字”检尺法检尺,而不是用另一种检测方法。然后再按合同规定向中国商检机构报验。但是,申请人却超出常规,要求YZ公司按照与合同规定的不同的另一种方法检验,当然就出现了不同的检尺结果。这不仅自己不能进行有效核实,而且也给被申请人派专家赴YZ复验时,造成检尺一致,数量不是少了,反而多了的错觉和不必要的争执,这些后果应由申请人自负。

3.对被申请人所交货物的品质和数量尚存疑议时,申请人过早地处理了货物。当被申请人拒绝赔偿,认为货物不存在“量少质缺”并提议或承诺接受退货,申请人对此未作回应的情况下,申请人就于1999311日前出售了270余根原木,当被申请人于1999318日派专家复验时,只剩556根原木了。开庭时,仲裁庭要求申请人提供出售原木的情况,但申请人在补充材料上说:“因公司经手人之会计出国公干,故暂时无法向贵庭提供”,后仲裁庭委托深圳分会秘书处第二次催要,才书面告知“已销售470根,3,724.89立方米”,但仍未向仲裁庭提供其销售合同书及其发票,也没向仲裁庭提交商检中随机抽检原木的码单及其他相关资料,至今仲裁庭仍然不知其何时何地向谁售出以及所售原木的数量、质量和价格等,因而无法确定所售原木是否存在量少质缺情况以及由此给申请人造成损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口商品检验法实施条例》第21条规定:“商检机构检验或者抽检不合格,并已对外索赔的进出口商品,不需要换货或退货的,收货人应当保留一定数量的实物或者样品;对外提出换货或者退货的进口商品,必须妥善保管,在索赔结案前不得动用。”公约第86条第2项也有类似规定:“如果买方已收到货物,但打算行使合同或本公约规定的任何权利,把货物退回,他必须按情况采取合理措施,以保全货物。他有权保有这些货物,直到卖方把他所付的合理费用偿还给他为止。”在本案中,被申请人明确表示愿意退货,但申请人在尚未对被申请人的来函作出答复的情况下,就单独出售了原木的大部分,这不仅违反了公约的有关规定,而且也超出了国际上惯常做法。申请人的这种做法,应视为接受货物和放弃索赔权。何况,原木并非易腐货物,即使为易腐货物,按“公约”的有关规定,一方在出售货物的同时还负有履行通知对方的义务。

综上分析,仲裁庭认为,申请人在接货后直到提出仲裁申请前的一段时间内,除了按合同规定申请报验外,在本案中的其他一系列行为大都违反了国际商业惯例、公约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口商品检验法》的有关规定,其向被申请人提出的索赔要求缺少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仲裁庭不予支持。本案仲裁费用应全部由申请人承担。

 

三、裁   

 

(一)驳回申请人提出的全部仲裁请求。

(二)本案仲裁费用人民币65,650元,由申请人承担。申请人预缴的人民币60,650元,被申请人预缴的人民币5,000元,抵作本案应缴的仲裁费用。申请人应在本裁决作出之日起30日内向被申请人支付人民币5,000元。

本裁决为终局裁决。

(紧接下一页)


(此页无正文)

 

首席仲裁员:

 

 

    员:

 

 

 

 

 

 

19991229日于深圳